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赵泰
    陆尘心想.对于斗灵阵法塔,也算是十分惊讶了,他没想到大热天中午的.他娘的.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在这,这帮家伙不知道吃饭吗?望着大殿里面的人群,陆尘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先去吃点饭再说,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起头赫然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看起来尤壮实的家伙走来。

    “你小子行啊!昨天喝了那么多酒,竟然一点事儿也没有,真是让洒家大开眼界呐。”

    雷刚一拳打在古陆尘的胸膛,嬉笑间望着陆尘吐出心中的敬佩。

    陆尘对雷刚这小伙子的印象非常不错,昨天一连喝的十坛酒还算有些过瘾,这家伙的性格也十分对他的胃口。雷刚这家伙似乎十分热衷裸露自己肌肉,挺好的一件长衣却被故意把袖子撕掉,两条粗壮有力的胳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极具爆炸性,尤其手臂上那凹凸有致的肌肉和道道峥嵘的青筋实在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陆尘!”

    月儿也随之走来,与雷刚相比,她望着陆尘的眼神就有些复杂,因这些日子以来,陆尘带给她的震撼实在多的至今都让她无法接受。

    随着月儿而来的还有赵泰,赵泰英俊的脸庞挂着灿烂的笑意,开口说话之际,礼貌性的介绍着自己,而后更是对陆尘的赞赏,称其有胆识,形成大地灵体更是青玄门带来无尽荣耀。

    陆尘这人并非不善交际,只不过他的态度如何完全取决于对方,若是对方冷眼以对,他自然不会客气,反之,如若对方言行礼貌,他不会不理会,这赵泰谈吐举止间彬彬有礼,陆尘自然也是笑颜以对。

    只不过雷刚看起来很不爽这赵泰,他似乎很是厌恶柳鸣这一套说辞,已是有些不耐烦,当下询问陆尘来这里的原因,陆尘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听闻他是来这里拿自己炼制的符纹来兑换灵石的时候,赵泰和雷刚皆是一惊。

    “没想到陆尘师弟还是这里的学徒,呵呵,这下终于有伴了,我们青玄门的亲传弟子中,只有我和月儿师妹两人是这里的学徒,现在又多了一个,以后大家可以多走动走动,交流一些炼符心得。”

    赵泰轻轻摇着纸扇,显得尤自得。

    “要兑换灵石啊!”雷刚咧着嘴,望着大厅里的人群,道,“人不少啊!恐怕一时半会儿也轮不上。”

    “呵呵,这不难,雷师弟,你怎么忘记了,我可是文大师的弟子,正好我也要去兑换些灵石,大家一起去吧。”

    说罢,赵泰摇着纸扇,信步走去。

    既然有人肯帮忙,正好解决了他的苦恼,陆尘怎会拒绝,与雷刚谈笑着跟了过去,一旁的月儿听见陆尘要兑换灵石的时候,这才知道原来陆尘昨日借自己的炼符笔和一些法墨是了炼制符,想起几日前陆尘在这里曾经以少许符文炼制出一张极其夸张的雷雨符。

    他这次又炼的什么符?

    月儿心中很是好奇。

    斗灵阵法塔大厅之内很是宽敞呈圆形,外围一圈是玉石砌成的石桌将诸多学徒阻挡在外,他们排成九条队伍静静等待着,石桌里面坐着几位鉴定师,把学徒炼制的符收过来经过鉴定后,给予灵石。

    当赵泰出现在大厅时着实引起不少惊讶声,赵泰之名,圣王城五杰之一,又是青玄门首席亲传大弟子,同时也是斗灵阵法塔文大师的弟子,诸多闪耀的身份令人羡慕不已。

    赵泰似乎对这等场面早已习以常,他如同谦谦君子般礼貌性的向众位学徒点头应是,算是打过招呼,更甚至有人说出愿意把自己辛苦排到的位置让给赵泰,想来这人也是初来乍到,因阵法塔的学徒们都知道赵泰来这里是无需排队的。

    “呵呵……这不是赵泰少爷吗,早就听说你历练回来,这都过去几天了,怎么这才想起阵法塔,青玄门是你的师门,难道阵法塔就不是你的师门吗?”在圣王城享誉金眼之名的洪大师,看见赵泰过来,笑着与其打招呼,这位洪大师不是炼符师,也不是炼阵师,而是圣王城最出名的鉴定师之一。

    “洪大师这是在取笑侄儿啊!”

    赵泰走来之后,很是礼貌的与在座的几位鉴定师打着招呼。

    “听说此次历练,你收获颇丰,修更是踏入后天阶段,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这位洪大师的话让场内不少学徒都流露出震惊的表情,气之境后天阶段,纵观整个圣王城,后天阶段的高手也有不少,但大多数都是修炼了几十年,而这赵泰年纪轻轻,二十岁出头就已然拥有如此修为,这怎能不让人震惊,除了震惊之外,他们剩下的也只有无尽的羡慕。

    赵泰受宠不惊,谦虚回应。

    “你修进展这么快,是不是把炼符的事早就抛之脑后了?嗯?”洪大师又打趣着,“文大师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啊!”

    “呵呵……我怎会忘记文大师的教诲,这不是在历练的时候炼制了些符纹,所以请老人家鉴定鉴定嘛。”赵泰微笑着,掏出一沓足有十数张符。

    “哦?快拿来让我看看。”洪大师似乎很着急,接过赵泰炼制的符,望着符纹上的符象,神色当即一喜,道,“竟是冰雨符!好!好!好!如此甚好!”

    听闻冰雨符,场内众人再次惊讶,包括月儿和雷刚也是一样,月儿是炼符学徒,自然很清楚冰雨符代表着什么,若是能够炼制出冰雨符,也就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入炼符领域,对炼符的基符纹知识差不多已然完全掌握,只差一步便可以成一名真正的一品炼符师。

    雷刚在一旁嘟囔了一句,他虽然很是不爽赵泰,但也不得不承认赵泰这厮不管是修行的天赋还是炼符的天赋都是那么令人羡慕。

    他奶奶的!同样是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好一个冰雨符,赵泰少爷,你在炼符领域的天赋当真是让人羡慕啊!我敢肯定,不出一年,你就能炼制出一张战斗符,从而成一名真正的炼符师!”

    “哪里哪里,都是文大师教导有方。”

    洪大师与其他几位鉴定师颇激动,欣赏着赵泰的冰雨符,言语之中,对赵泰大肆赞扬,而后洪大师又道,“赵泰少爷以后要多加努力才是,若是你能够在一年之内炼制出一张战斗符的话,塔主他老人家定然会对你刮目相看!说不定高兴之下会答应收你弟子。”

    场内不少人都知道在两年前,赵泰在此拜师一事,当时可谓是轰动整个圣王城,众人皆知若想成塔主的弟子,必须破解昂九阳阵天残局,不过赵泰参悟了很久甚至私下请了很多高人,也没能够破解,不过他并没有放弃,而是在斗灵阵法塔一连跪了三天三夜,希望塔主收他弟子,当时有很多人赵泰恳求唐塔主收他弟子,奈何唐塔主最后也没有答应,只是说道他收弟子的要求一个,那便是九阳震天残局。

    这件事一直都是赵泰心中的痛,尽管他最后拜了斗灵阵法塔另外一名造诣高深的文大师,不过他内心并没有放弃,他一直都在等,等自己成圣王城一名真正的炼符师,让唐塔主后悔!

    当然,这是他内心的秘密,并不会说出来,只是笑道,“唐塔主收徒严谨,我自问没有资格,其实,当年我之所以拜师,也是意气用事而已,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什么炼符天赋,呵呵……幸好文大师慧眼识人,收下我,不然我恐怕今天也炼制不出这一张冰雨符!”

    赵泰这话说的谦卑,但依旧有不少人听出来他对唐塔主拒绝一事依旧还耿耿于怀。

    “不说这些了,洪大师,你应该认识雷师弟和月儿师妹吧?”赵泰转过身,示意他们等人过去。

    “月儿乃是我斗灵阵法塔的学徒,天赋优秀,又肯吃苦,炼制的清灵符在圣王城得到很多赞誉,塔内不少炼符师都有收她做弟子的打算呢。”

    “洪大师谬赞了。”月儿低头有些害羞,也有些心喜,毕竟能够成一名炼符师,是她的愿望。

    “至于这个雷小子……”洪大师指着雷刚,没好气的说道,“这小子隔三差五就跑到这里买一些战斗符,有一次竟然跑回来,说老夫卖给他的疾风符完全是夸大其词,连一头野猪也打不死,真是气死我了。”

    当今天下,一枚小小的一品战斗符价值不菲,除了雷刚这种愣种,恐怕没有谁会用一张昂贵的战斗符去杀野猪玩儿。

    “来就是嘛!”雷刚当下就不乐意了,嚷嚷道,“我买的时候,你说那疾风符威力极大,会化作一道凌厉的疾风伤敌,可实际呢,也不过是一阵大风而已,只把那野猪吹了个底朝天,我也没见人家野猪有什么伤啊!当时害的我差点丢了小命儿,我没找你算帐就算好了,你竟然还有脸说我!”

    “你这雷小子不懂就知道瞎用,疾风符要要正确运用才能发挥最大威力,你真是……算了!念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老夫不跟你一般计较。”洪大师恼羞成怒,不过他也知道雷刚是什么德行,所以也没放在心上,更知道雷刚的父亲是什么脾气,所以,就算他放在心上,也不会把雷刚怎么样。

    “呵呵……洪大师,我接下来介绍的这位,你一定不认识,但我肯定你一定很想认识。”赵泰指了指陆尘,道,“这位也是我们青玄门的亲传弟子,他的名字叫做陆尘!”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