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第二次传询
    金鸡峰洞天中并没有任何一位真师上值,这是很少有的情况,也说明过去的一年,众真师们实在太忙,终于趁此刻有点空暇,各回本山。

    比如周真人就回了贵州关圣阁、杨真人回了袁州太玄馆,她们这两年都很少出庐山,这次趁着参加赵然双修仪典之际,顺道回去看看。

    受命向赵然问话的是个三人问询组:九州阁长老静慧,三清阁长老卓云峰,以及宝经阁执事明悦道人。

    这三位和赵然的关系都不错,问话的时候,赵然也很放松。

    卓云峰首先道:“恭贺致然双修,没能前往大君山拜贺,实因走不开,总观上月至今没有真师坐镇,我等只能在山上坚守了。”

    赵然道:“礼师兄来大君山的时候替卓长老转达心意了,弟子已经很感激了。”

    卓云峰道:“那就好。这次请致然来总观,是因为上个月,你在松藩十方丛林、官府、军营中传法一事。此事轰传天下,所以请你过来问一问情况。当然,不是说致然做得不对,而是说,致然此举有些匪夷所思。无根骨无资质者也能传法入门么?诸位真师们听说之后都很震动,这才委托我们向致然了解详情。”

    “的确是弟子孟浪了,事先向真师堂报备一下就好了。但这也是偶然起意,并无周密准备和谋划,确实给各位真师和诸位前辈造成了困扰。”

    “你说的偶然起意是什么意思?”

    “弟子回大君山成亲的路上,破境入了炼师……”

    明悦脱口而出,插话道:“路上破境?”

    静慧点头向明悦道:“赵致然天赋极高,破境异于常人,他两年前丹生神识时,我就在他身边,用时两刻。”

    赵然向静慧拱手:“多承前辈当日护法。”

    卓云峰也向明悦道:“他入黄冠境那次,我听说也就一个时辰。”

    明悦道人不敢说话了,思绪一时间有些风中凌乱。

    赵然接着道:“入了炼师境后,对于修行的领悟与以往大不相同,其后我便在想,能不能把我自己所修功法传承下去呢?后来就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我称之为功德修炼法。”

    卓云峰问:“之前就多次听致然说过,大道千条,你选其一,你选择的一,是否便是这功德修炼法?这是你自创的么?有没有危险之处?”

    赵然道:“这就是我选的一,也是我的自创法门,至于危险性,目前为止没有想出来这套功法有任何潜在危险性。想要修炼就去做好事、实事,为民分忧、替民解难,不做这些事情,修为上就难有存进。”

    明悦问:“赵方丈这套功法能否收入宝经阁?”

    赵然点头:“当然可以,回头我就誊写出来交给前辈。”

    明悦道:“若是你这功法可行,或许几年之后便可录入道藏。”

    赵然交出来的是文字,光有先天功德经的法诀是不可能修炼功德力的,观想图掌握在赵然和江腾鹤手中,所以不存在秘籍泄露的危险。

    实际上,道藏中存录了大多数宗门的功法秘籍、经卷典册,但拿着道藏研读只能增长学问,明了做人做事的道理,想要进入修行门槛,那是绝无可能。

    静慧问话:“致然这套功法能令无资质根骨者也能修行?这一点能否确定?”

    赵然想了想,道:“能够确定。”

    静慧和卓云峰、明悦对视一眼,都有些震动,隔了片刻又问:“在修行资源上,在信力的需求上,有什么差别?”

    赵然回答:“差别非常大。我创出来的功德力修行法,修炼的基础在于做事,事情做到位了,修为自然就不断提高。修炼功德力的修士,不依靠灵力,不争夺洞天福地,对天材地宝的需求也少,对道门原有玄门各家宗派的修行体系冲击比较少。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需要信力受箓。”

    见静慧微微皱眉,赵然忙道:“但与消耗的信力相比,他们能够创造的信力,我预计将是十倍、百倍。而且我们还可以想办法,增加他们受箓的门槛,比如开展创先争优,每年选其优者授箓。”

    “不用灵力修炼,能否至合道境?”

    赵然道:“我也不知,因为我也只是个炼师。或许可以这么认为,将来我修行到什么地步,他们就能到什么地步。”

    “如果到了合道,将来飞升时,会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我也不知。究竟会如何飞升,是否需要信力抵挡天劫、搭建虹桥,没有人知道。但无论如何,我道门能多出几个合道的可能,不是总比没有强么?”

    “致然接下来会怎么做?”

    “我是玄元观和鸡鸣观的方丈,我打算在南直隶传法,试一试这套修炼体系是否适用。在松藩,我传了两百余人,在应天,我同样会在管辖之内传法二百余人,把人数凑到五百。之后我会重点观察这五百人,看看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成功进入道士境,根据情况再考虑将来的事情。”

    很快,三人问询组便结束了提问,明悦道人负责记录,将谈话稿取来给几人过目,包括赵然在内,都认可并签字,谈话就算完成了。

    这份问询记录将立刻发给各位真师过目,再有什么问题,还会继续召见赵然,赵然表示完全配合。

    蓉娘等在外面,赵然回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于是两人再次登上云霭百合,直飞应天。

    重回鸡鸣观,蓉娘去收拾景阳楼,赵然则赶往文昌观、玄坛宫等地,给顾腾嘉、冷腾兴、蒋致标、陆致羽等人打入观想图,等引领完他们入道,甘书同、汪宗伊、梁友诰等又纷纷找上门来。

    赵然重启九月的松藩模式,在应天不亦乐乎的给人打入观想图。包括张略、张居正等等,但凡和他关系亲近的,都没落下。

    十一月底的时候,赵然耐不住天子的一再催请,终于进了大内,在坤宁宫为隆庆皇帝打入了观想图,当然也包括冯保和陈洪。

    皇帝想知道怎么做才能拿到大把功德,赵然给他出了个主意:“陛下每年有多少收益?”

    冯保代答:“陛下内帑岁入一百八十万两。”

    赵然知道肯定不止这些,但他没追究,而是道:“若是陛下每年拿出三分之一来,亲自做好事,我认为,陛下十年之内,必入金丹。”

    ,<>
为您推荐